首页 > 其他小说 > [秦]说实话,我是我哥最大的粉头 > 政伤

政伤

目录

    "琇莹,阿兄出去了。你莫要乱跑,乖乖呆在屋里。"阿政抚了抚幼弟的头,得到了幼弟点头,然后才抱着书,从北门旁侧的小狗洞里钻出去。

    琇莹俯下身子从狗洞中一直注视着阿兄,见阿兄身影渐渐消失,才收回视线。

    他从地上爬起来,背过身子,蜷缩起双腿,将脑袋搁在膝上,想哭。

    眼眶已经红了,他自出生以来,从来没有与兄长分开过。

    虽然阿兄说很快回来而且也没有离开很久,但是琇莹就已经很想他了。

    呜呜呜,兄长。

    他忍住幼崽想哭的天性,发出哽咽声音。然后拨腿往回跑。

    "听兄兄的话,不,出去。"他一边小声说道,一边快速钻进屋子顺便将门关上。

    然后他就看到了兄长案上给他留的粟米糊糊(就是小米粥),他终于忍不住,坐在门后哭了起来。

    他哭得很小声,就是眼泪不停地流,他用自己的手不断的擦可怎么也擦不干。

    "听话",不然兄兄就不要你了。他哽咽着默念着,揉眼睛,然后慢慢地爬到桌案前,小口小口的喝糊糊。

    "我很听话。"都喝完了呢!他看着日头高起的外面,垂下头,嘟嘴轻轻道,"兄长,好想。"

    他仰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努力把又流出来的眼泪憋回去。

    呜呜呜,一会去找兄长好不好?

    他眼泪止不住了,兄长不要我出去。

    他从床上艰难的起身,蹲坐在门口,从门缝里看太阳慢慢地落下。

    嬴政快步穿过在田梗上或是休息或是闲聊的人群,仗着身量小,也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他,向着一处小屋跑去。

    他一路猫着身子从小路绕行,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只要他一出现就会出现欺负他的同龄孩子。

    终于,在日头西斜的时候,他才到了那个小屋。

    屋子的主人是个老妇,是个仁善的性格,据说是个乡贤。而且家中有五个儿子,粮食颇多,家中还养着几只羊。

    以前他出门时被那些赵国孩子欺负时,老妇曾帮过他解了几次围,甚至见他可怜还送了他一些粮食。

    他心中对老妇亲近的很,也知晓老妇有了一个比琇莹稍大的孙儿。

    她会愿意用书简去换羊奶和粮食的。他想,现在打仗时粮食不多,我可以多要一些羊奶。或者她可以允许我三天来取一小点奶也可以。

    他站在屋前松了口气,捶了捶自己的小短腿,才满含期待的拍了门。

    "婆婆。"他奶声奶气的对出来开门的老妇叫道。

    可这次迎接他的老妇不在如以往一样带着慈祥的笑容,而是眼含热泪,满眼仇视的目光。

    何等熟悉的眼神,那些赵国人看他的眼睛顿时浮现在他眼前。

    嬴政的汗毛顿时竖起,后背出了一层白毛汗。

    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在秦赵战争不息的情况下,模样是十成十秦国人的他,对每个赵国人来说,都是一个活着的,尚弱小的与他们有血仇的秦国人。

    他不该因为一袋老妇表示怜悯的粮食,而心生好感。对现在的赵国人产生依赖情绪,他自寻死路。

    他顿时欲转身跑走,却被老妇一把抓住胳膊。

    老妇布满皱纹的脸如同裂开的一块黄米糕,被乱世这张无情的手碾碎了,弄裂了。

    现在这脸上只剩下满满的伤痛和磨痕,那些似乎一生都无法穷尽的苦难让她的生命的幸运破碎了。

    阿政在她眼里看到了痛恨,愤怒,哀凄和一些无法让他理解的无奈,那是对无情战争的无可奈何。

    那些情绪堆积的太多,她好像只需要一个出口,那些愤怒不甘和哀婉凄凉就可以如潮水开闸,尽情宣泄。

    自投罗网的阿政似乎就是这出口。

    她枯枝般的手紧紧地钳住他的胳膊,似乎用这种方式便可以传递她的情绪。

    阿政不敢扺抗,鼓起勇气仰头用眼看她,"婆婆,可以给我一些羊奶吗?"

    老妇似乎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她用一种嘶哑的似乎从声带中挤出来的音调说着:"你要羊奶?"

    阿政顿时毛骨悚然,他挤出了一个笑容,"我可以用书简与您换。"那老妇将他的手臂箍得生疼,可他仍忍耐着保持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微笑。

    "呵呵。"老妇似乎终于忍受不了这痛苦的煎熬了,她大喊道, "你要活命?"

    阿政直视她,他像一只幼虎,似乎已经不太害怕了,他点头学着大人的模样作揖。

    "我要活命。"他目中有光,如同利剑穿透老妇的心。

    老妇忽然松开了手,她有些无力的低下头"没有,我没有。离开吧,离开我的地方。秦人的小狗崽子只配饿死。"

    她转身准备离开,阿政握紧了拳头,没有说话,也没有反驳自己不是狗崽子,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也准备离开。

    然后他就被一群人团团围住。

    为首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游侠,在赵国这种腰间配剑整日无所事事的人非常多(也就是古时的街溜子)。他身后跟着一群小游侠和一些年龄稍大的孩子。

    "找到那个秦国的狼崽子了。"一个小孩叫道,然后从地上顺带拿起一块石头朝阿政脸上砸的过去。

    然后后面的一群小孩都跟扔石子,被围住的阿政也用石头去扔他们,拼着一股子狠劲儿,不肯服输。

    他被打得无处藏身,可一直服软,他咬着牙,拼命的向那些人扔石子。

    他正被打得鼻青脸肿,一个小孩从老妇屋里冲了上来将他扑倒在地,那小孩阿政认出来了,他是老妇最小的孙子,比他大一些,可是一直很害羞,不爱说话。

    可现在他红着眼眶,也用一种无比仇视的眼神看着他。

    他用被打得青肿的脸去看坐在他身上的孩子,他咳嗽着,咽下了一口血沫,质问道,"政做错了什么吗?政不曾偷窃。"

    那孩子却杀红了眼,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是一直向他身上挥舞着拳头,他一边打着毫无还手之力的阿政,一边哭着"秦人都该死,你们杀了我阿父和叔父,还有我其他的几位兄长。你们该死!"

    那边的老妇也随之出了门,听到这话,倚在门口不断地抹着眼泪。

    她的五个儿子,长平之战死了三个,邯郸之围时剩下的两个和她的长孙一起被战争吞没了,只留下她与幼孙相依为命。

    而她此时的情绪并不能影响政,因为阿政己疼得不行,他一口咬住那孩子的脖颈,用力将他掀翻,那孩子被掀翻在地,哭得更大声了。

    阿政不理他,他的脸上满是血迹,身上也几乎都是伤痕,有些尖利的石子甚至陷进了他的皮肤里。

    他站起身来,颤颤巍巍的,虽然是个幼崽模样,可无端透着一股狠劲。

    他咬着牙,他知道他今天走不了了,他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他必须要让那些人不再伤害他。

    于是他扬起头,直视老妇,然后用沙哑的嗓音说道,"赵人真是软弱,我若是想复仇,直接就去战场上跟那些伤害我亲人的人互砍,生死不论。而不是在这里向我呲牙,你们说秦人残暴,可他们也没有杀你赵国孺子。"

    他又环视周围之人,声音虽低,可却如重剑划开了这些人阴暗的内心。"你们杀我,也改不了你们是懦夫的事实!"

    终于有一个孩子受不了他的眼神了,他垂下了头,连带着不少人都别开了目光。

    "懦夫!"他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恶狠狠的盯着所有人说道。

    刚才做的事情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他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

    我要死了吗?那琇莹怎么办?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哭叫,"兄兄!"

    琇莹?他用青肿得只剩眯缝的眼睛,看见了他的幼弟朝着他奔来,甚至中间还跌了几跤。他的手上和膝盖上全是被跌倒时石子刮伤的血丝,手掌还隐隐的渗出血来。

    他走一步都疼得不行,只好爬到兄长身边,他呲着牙看着周国的人,然后张开双手挡住所有人看他兄长的视线。

    他知道兄长不喜欢别人看他狼狈的样子。

    他一边用自己幼嫩的双手学着兄长的模样给兄长的头发除去石子,一边哭。

    琇莹哭得很小声,"兄兄,痛痛。"

    哭得有点丑,阿政想,可却整个人如同浸在温水时,心也化成了一摊水。

    被那一双凤眸盯着,阿政突然觉得好像他一开始的决定很值得,犯蠢就犯蠢吧。

    "琇莹不听我话。"他含糊道,然后勾起嘴角。"可我怎么很高兴呢?"

    插入书签
目录 书签
大明:自爆穿越后,老朱心态崩了最新章节 格温蜘蛛:我来自虐杀原形逃跑的芳一 无忧书苑 篝火收容公司免费阅读 渊天尊烽仙免费阅读 清静阅读 文学之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神奇阅读 文字之光 进化:从猫猫吃成古龙种酸柠檬酸不甜 体育系男神百度百科 工业狂魔最新章节 灵境游神:我有一扇两界门免费阅读 演技派从1998开始陈奔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