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秦]说实话,我是我哥最大的粉头 > 第 77 章 没钱(因为是生日,所以有一个免费番外在作话)

第 77 章 没钱(因为是生日,所以有一个免费番外在作话)

目录

    琇莹干到了一月份,把所有的事情安挑好了之后,又回去蹲他的牢了。

    他是准备着去把各个常用字用秦篆默下来,共统计了三千多字,基本已经满足了秦人识字的需要,他先是将拼音字母用相同音的字给表示,他写得很简单,这是一本扫盲的书,只是介绍了这字什么意思,怎么读。

    他写的很慢,这主要是因为字的释义,他想尽量写得详实一些。又加上自己还有不少的政务处理,他一天能写十个字就谢天谢地了。

    他写到五月份勉勉强强补了一千字,便觉得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他趴在桌子上托腮发呆,最近牢中阴冷潮湿的很,他正打算将自己身上的狐毛搭上腿上时,就听见一个狱卒的大声“这破天,连下一天雨了都不停!”

    琇莹忽的起身,往外跑。

    琇莹看着那天跟漏了一样,往下倾雨,完了,麦子全完了。

    他气得坐在地上,也不顾雨湿了头脸,他对天比了中指,啐骂道。

    “今年的来了是吧,你是不是疯了,上年四月仍天寒,路有冻骨,我兄倾粮赈民,我献衣万余,民仍死万众。

    “你上年七月还搞慧星,吓得人皆拜,道王失德,我命人科普三日,才算勉强安抚了情绪。我阿兄未掌权时,你成天大旱,引得后续蝗灾,若非后期掌了权,抢赵粮以济民,又是给人喂热水,才没死那么多人也没搞出疫病!”

    他一直不停的骂,他其实一直不信鬼神,可他太痛苦了,他想宣泄一下四五年的不满。

    可天不过是一层薄云,雨水又渐大,他坐在地下,痛哭。

    “麦全收不到了,你知不知有多少人会因此丧了命!你个狗东西,你又作什么鬼啊!我迟早给你砍了。”

    一个章宫宫撑着伞,但被雨淋得也是一身湿,听琇莹在那边哭,连忙跑来给他撑起了伞。

    “公子,王急令,令你往章台宫!秦西边大雨五日未息,黄河决堤了!”

    琇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他也不顾雨水,直接就跑。

    他跟个落水的鸡一样到章台宫廊下时,拧了一下水,便直接进了去,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下,阿政下首的空位上。

    阿政垂首问,“琇莹,商道运粮可够?”

    琇莹摇了摇头,声音沙哑。

    “不够,杯水车薪,若此雨行来半月,我屯的从各国换的粮都不够五千人吃的。我瞧这雨量,若是那边与之一致,虽还不知受灾人数有多少,但想来最少有个五六万。”

    李斯轻道,“不止,此次流民约有十万众。赵国那边也受了波及,郡守刚刚用鹰鸟报了信。王已下令迁民于东。”

    “今年的冬麦连作粮种的估计都不够,西边的全烂地里了!”

    大司农喘着粗气,哀切道,他已老了,可是仍觉锥心刺骨。

    明明已经好太多了,冬麦普及的很快,再过个两三年就能普及到全境了,大家都能吃饱

    了。

    结果,一场大雨,一场洪灾,几年心血几近毁于一旦!

    那么多的粮啊,好种啊,都长了这么多时,就等着收了。

    琇莹捂着额,揉着脸,不让自己哭出来。

    当时他与大司农统计了今年要增产时有多高兴,现在就有多难过!

    他们的政策是今年的冬麦八成收上来,留存的二成好种用做下年粮种发于民,次好的一成发于各地郡守粮仓,半成挑出来的废粮被送去做酒精,剩下五成的留给秦的百万军队做粮草,最后半成屯国库。菽也一样。

    可而今今年的冬麦种子已经收不上了,上年屯的冬麦几乎都是不做粮种的,下年的产量也不会好。

    不少大人也皱了眉,觉得他们上次让没粮的韩民进秦,真是失策了!

    这次也不知道发兵能吃下多少韩粮,韩的粮够不够填窟窿。

    上首的阿政轻抬手,人群都安静了。他一说话,便是秦的白玉擎天柱。

    “此次水灾,郑国与墨家往灾地兴修黄河水利。”

    “琇莹,你先准备放商粮吧。”

    “下令给守在边境的王将军,告诉他等不到姚贾那边了,秦现在水灾,那朝令夕改的韩王必不愿献土了,他不献只有孤去夺了。”

    “其他诸君下令灾地郡守安排迁流民往西。”

    “王上,各地吏员正安排人加紧抢收冬麦,不若等冬麦尽收,再迁不迟。”有一个末席的小臣这样说道。

    刚升任丞相的李斯轻声解释道,“你于农事稍逊,故此不知此麦进水,几乎是刚长的好种都陷了地,留下的都是病烂的,要了也用不了,此时趁水少些,迁人往西。”

    琇莹也附合道,他声音哑得狠,几近艰涩的开口。

    “那麦就算收了,也只能挑好的喂牛马。不若迁人,保留秦的人口优势。”

    阿政看了他一身,还往外滴着水,轻皱了一下眉。

    而后才轻颔首,“麦已无用,令他们莫在延迟,立迁!于十五日之前到你们定下的目的地,逾期者立斩。”

    众人应下,在李斯的带领下出了门,众人立马执伞跟着各自的长官踏进雨里,准备去安排下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琇莹也准备带着自己的人去安排放粮,与后期的救灾调粮事宜。

    然后被阿政唤住了,他揉了揉眉心,目光柔和,“去换件衣再去。”

    琇莹见自己一身湿,也是点头去了内殿,拿了侍人找的自己的衣服,随意套上了,便回了大殿,阿政摆了一下手,他便带着人奔向大雨里。

    阿政垂下眼帘,望着摆在左侧的那幅六国地图,韩粮不够,还有魏粮!

    姚贾,这次莫要再让孤失望啊。

    琇莹带着人涉水而回了官署,开始调粮,粮食跟据他的指挥一波波地往灾地去。

    可这些根本不够,如果不开州府和国库,半个月己经是他可以强撑着的极限了。

    开了府库,这鬼天气还不好,下年没粮了,又要怎么

    办!()

    他快愁死了,张苍也是越看数据越担心,两人一起对坐,在自己的纸堆里看着这漫天的好像永远不会停的雨,长叹了一口气。

    ?本作者夕仰提醒您《[秦]说实话,我是我哥最大的粉头》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

    是年,五月大雨,半月不绝,黄河决堤,数十万秦人迁东而去,西边的粮食啥的都没了,国家赈灾的琇莹用商队在六国坑蒙拐骗的粮也快见底了,好在不少河鱼被大量冲到平地上,阿政就让粮配着鱼去赈灾,勉强能在支撑个半个月。

    赵国那边受灾不甚重,但因怕雨水往东移。五月半,琇莹就下令让其地郡守开始准备抢收,好要冬小麦收获时间就在五六月份,所以也不是特别湿。

    但别问是湿谷还是干谷了,只要不坏在地里,烂了根,就好。

    先收回来,他们在想办法。

    琇莹现在在想着用墨家给他修的烤糕的窑洞来烘粮食,他为此付出了一小袋粮食,他忍痛将其泼了水,放在了袋中,后放置在窑中,虽然因为温度太高,所以效果一般般,但是烘了半天,也是糊了一半。

    跟在他身边的墨家人受了启发,当天就在梁山宫搭了个更大的窑洞,开了大口,温度比这更低。烘的虽然慢,但是真的效果不错。

    琇莹当天就上奏了他哥,给墨家会制窑的都给踢过去了。

    咸阳还在下雨,一直是乌云一片顶在头顶,灾情依旧没有丝毫缓解,好在黄河勉强被郑国控制住了,琇莹和阿政也是松了口气。

    又半月,王翦将军传来了消息,他取下了南阳,韩王安愿归降。

    阿政让人将韩国的一半粮食连同韩王安以及韩国的大贵族一起带回来,剩下的五成用作军需,让王翦继续攻魏。

    他划韩为颖川郡,派了内史腾去做郡守,安稳民生。

    琇莹派了一堆已经清楚如何分地划土的他手底下的小吏也跟着去了。咸阳学宫正在灾实习期的在秦韩边境的小吏也分了一半入韩。

    王既令下,琇莹便协助李斯叫停了秦国的修路工程和其他项目支出,全力支持此次攻魏。

    除了十几条几乎修完的路以外,其他的现在全修不成了,包括匈奴那边的路。匈奴那边太复杂了,只有前半截可以勉强用水泥糊上,后面的全要手动开路。

    琇莹现在的意思是足够平坦,就直接扎几个木橔子,指一下路得了。

    在后期迁了秦人,在聚集的地方建几条道得了,现在还是省点钱吧。

    韩国到秦的路等雨停了再说吧。

    琇莹甚至还想让他哥停下修皇陵的工程,这个从他哥十三岁开始修的陵废人又费钱,他觉得先停一下,等着这边粮啊,人啊,都充足了,或者等路都修完了,再修也不迟啊!

    章台宫中,阿政问李斯,“姚贾已经到齐国了吗?孤与建乃友,齐秦百年同盟,孤赠给齐王的珍宝都带了吗?”

    李斯俯首一拜,“姚贾先那魏使入临淄,王上放心。”

    阿政点头。

    他们在此时在农收时强行攻魏,就是要抢他们屯的粮食,让秦人今年不至于饿死。

    因为琇莹今年计算的冬麦调整,是将秦国东边和赵国所有的冬麦都要收走,他们必须凑齐秦国现在两成的缺,哪里可以,唯有打仗可以快速抢粮。

    秦军出征是耗粮,但是若是收回便是他韩魏一国的粮尽归囊中啊!

    秦国库的粮因为上几年的天灾,其实剩的不多,但若是攻下魏屯粮的城,济两国之粮,这样国库还能留些存余,方便下个灾年。

    韩国跪得很快,举国之粮已经运到秦了,已经可以缓一口气了,可它太小了,它的粮只够缓一时之需,若
目录 书签
久念阁 四合院里的读书人八零阿涛 表小姐要出家免费阅读 夺舍了植物人,我成了全球首富百度百科 文学之泪 轻松文学 诗词世界 文学之乐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夏至阁 我在大学食堂当大厨全文阅读 娱:我真不是大忽悠txt下载 从魔偶开始 好女难嫁格格党 我的像素领主游戏大有问题无弹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