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傲世神龙小说吧 > 第2342章 黑带

第2342章 黑带

目录

    在一片混乱当中,托卡列夫斯基成功逃脱,前往另外的通道。

    都说狡兔三窟,托卡列夫斯基这样的老滑头,怎么不可能在自己的逃亡上多多准备几手,避免自己陷入绝境?

    任何一个老江湖,都会给自己留后路,尤其是在逃亡的时候。

    但托卡列夫斯基才跑出刚刚的是非之地没多远,便看到前方又来了一个人,他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叫齐不语,同样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家伙!

    于是,托卡列夫再一次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与此同时,一大批看似路人的家伙瞬间向着齐不语涌去。

    “哼,我永远不会嫌自己准备得太多!”托卡列夫斯基冷笑着。

    然后,他借助那些人拖住齐不语的时机开溜,这一次,他溜得同样很快,也很顺利。

    他来到了一架飞机旁边,然后登上了飞机。

    这是属于他的一架很神秘的私人飞机,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外人知道这个秘密。

    在登上飞机的一刻,他觉得自己安全了。

    “想要我的命,可没那么容易。”托卡列夫斯基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来。

    他的后手准备得很充足,甚至接连故布疑阵,这样才足够安全,让他能够抓住这难得的逃生机会。

    “想要你的命,还真是不容易!”有人附和道。

    托卡列夫斯基的身体忽然一下僵硬住了,然后,他就看到身穿机长制服的齐等闲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托卡列夫斯基的身体一下又软了,险些滑倒到座椅的下方去。

    齐等闲无奈地笑了笑,说道:“我当然是来送你上路的啊,托卡列夫斯基先生!”

    托卡列夫斯基道:“你让我离开,我有钱,我把这些钱都给你。”

    “得了吧,你现在可没什么钱,你的银行就快要破产了。而且,我这次特意跑到雪国来,可不单单是为了新联邦,更重要的,其实是要保证你没办法活着离开雪国啊!”齐等闲不慌不忙地说道,并且在托卡列夫斯基的对面坐了下来。

    托卡列夫斯基的身体颤抖了起来,说道:“我还是有用的,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的事情。”

    齐等闲摇了摇头,道:“你还是死掉了才让我比较安心,你的死,对赵家来说同样是一种很大的打击。你死,赵家所掌控的北方三省的地下世界势力也将全面瓦解,龙门可以借此机会将之收复。”

    托卡列夫斯基怔住了,齐等闲便道:“黑带,是你扶持起来的组织吧,这些年来,仗着黑带的强势,赵家在北方扶持起来一个地下势力。这些信息,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

    黑带,是雪国最为强大的帮派社团之一,而这个组织的幕后人物,也正是托卡列夫斯基。

    “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你只要一句话,我甚至可以把黑带让给你。”托卡列夫斯基几乎哭出来。

    “黑带我当然会收服,但要收服一个这样的组织,也是需要威慑力的。而最好的威慑力,莫过于提着托卡列夫斯基先生您的脑袋呢!”齐等闲微笑着道。

    然后,他打开了香槟,给托卡列夫斯基倒上了一杯。

    “请吧,喝完这杯就上路,留你这条命是不可能的。”齐等闲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肯定会失败,最后一定会惨败在赵家的手中!”托卡列夫斯基也知道齐等闲不会放过自己了,破罐子破摔,咬牙怒骂了起来。

    “要喝就喝,别那么多废话。”齐等闲冷淡道。

    托卡列夫斯基端起面前的香槟,一饮而尽。

    齐等闲惊讶道:“啊?你真喝啊!”

    说完这话之后,他手指往前一戳,一下点在托卡列夫斯基的眉心上。

    一股暗劲顺着指尖入脑,只一瞬间,托卡列夫斯基的颅内神经全部被粉碎,他身体顿住,手里的酒杯滑落。

    托卡列夫在死之前没有什么痛苦,甚至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被电打了一下,然后,整个人便彻底失去了意识,心脏的跳动也随着大脑的死亡而变得逐渐乏力了起来……

    齐等闲当然要保证这位枭雄的脑袋的完整性,因为,他还要提着这脑袋去收服黑带这个帮派。

    赵家的根基雄厚,经过这些年的斗争下来,也算是将之一点一点蚕食,既然要让他们再无翻身的余地,那理所当然要将他们的所有根基都给打掉。

    “呐,圣主有好生之德,我说不放过他,其实只是测试测试他的,谁让他喝我的香槟呢!”齐等闲伸手在胸前画起了十字来,画完之后,便割掉了托卡列夫斯基的脑袋,并扒下外套将之包裹。

    之所以有这样的决策,还是九哼给了他些许灵感,毕竟,当初九哼收服杰澎京都的华人社区便是割了唐五德的脑袋过去的。

    有一颗这样的脑袋在手,能省去很多很多的麻烦。

    将外套的衣袖熟练地打结,齐等闲将之提了起来,然后又喝了一口香槟,不慌不忙地从飞机上下来。

    就在他走下飞机来的时候,一位戴着眼镜的儒雅中年走到了近前来。

    “齐大主教,都搞定了吗?”霍尔多科夫斯基笑吟吟地问道。

    “呐,自己看看。”齐等闲随手将脑袋扔给他。

    才从飞机上下来不过二三十秒而已,这包袱上的血液就被冻上了,整个包袱也显得有些硬。

    霍尔多科夫斯基一接之后就连忙抛了回来,他才不想触碰这些东西。

    “这次,多谢你帮忙了,不然的话,恐怕还有多一些周折呢。”齐等闲说道。

    “不用客气,痛打落水狗的举手之劳而已。”霍尔多科夫斯基笑呵呵地道着,典型的笑面虎。

    齐等闲拍了拍霍尔多科夫斯基的肩膀,道:“以后,还请与新联邦多多合作,合作才能双赢,斗起来不过两败俱伤。”

    霍尔多科夫斯基道:“那是当然,我这个人一向爱好和平。”

    “你如果爱好和平的话,高臣武装未必能拿到这么多军火喽!”齐等闲笑了笑。

    霍尔多科夫斯基听到这话之后,明显一愣,然后他也低声笑了两下,没有说话。

    “黑带,我要控制三年,没问题吧?三年之后我就不管了,是你将之控制住,还是别人控制住,都与我无关。”齐等闲说道。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