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傲世神龙小说吧 > 第20章 冷血

第20章 冷血

目录

    齐等闲倒没想到昨天的一番话,乔家一个人没听进去,反而是李云婉听进去了,还去认真调查了一番。

    他略微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既然你调查了,那不妨把调查结果交给乔秋梦,让他们从中撤资。”

    乔家这边,在张绍杰的忽悠之下,往里面砸了少说有三千万,光是乔秋梦自己就出资了两千万。

    现在乔秋梦的地位本来就很不稳,如果张氏集团到时候卷钱跑路了,怕不是又要被口诛笔伐。

    “我调查到的东西只是一些蛛丝马迹,拿出来也无法取信于人的。”李云婉摇了摇头。

    她根本就没有什么调查,完全就是看到齐等闲被黄文朗等人送出来,所以相信他说的话。

    毕竟,就连齐等闲都说,这是黄文朗亲口说的。

    黄市首掌管着偌大一个中海,必然不会信口开河的……

    齐等闲也是无奈,只得回头找机会再劝劝乔国涛,毕竟,这事情一旦发作,损失可是不小的。

    李云婉领着齐等闲进了提前预订好的饭店,这是一家私房菜馆,一天只接待十桌客人。

    据说,这家菜馆的席位已经预约到一个月之后了。

    “真就八字犯冲呗?”

    齐等闲眼角余光一扫,注意到了一道身影,是龙亚男。

    龙亚男是玉小龙的助手,她在这儿,那玉小龙多半也会在的。

    玉小龙因为抓捕恐怖之王受伤不轻,所以留在中海休养生息,和齐等闲时不时就会撞上一面,这让他很头疼。

    齐等闲不喜欢玉小龙,当然是这个女人的那种倨傲和高高在上,如果她初次见面的时候愿意坐下来请他喝杯茶,然后好好说话,再把婚约给毁掉,他都不会有意见,甚至做朋友都不是不可以。

    但玉小龙一上来就仿佛自己欠了她家米一样,那种嚣张的态度,真让齐等闲想把她抓进监狱里吊个三天尝尝鲜。

    坐下之后,齐等闲耳朵微微一动,就听到了玉小龙在跟一个女人说话。

    “傲雪,你怎么突然就跑到中海来了?不是在京都待得好好的么?”玉小龙问道。

    “当然是无利不起早,看到了商机啊!”徐傲雪微微一笑,淡淡道。

    齐等闲光听这声音和名字就知道,这女人多半跟玉小龙一样傲气,属于特臭屁的那种。

    他刚准备直接忽略掉两人的谈话时,听到了“向氏集团”四个字,这让他的眉头不由微微一挑。

    “向氏集团,你在打它的主意?我听说过这个集团,可不好对付。它的主人叫向冬晴,似乎是个狠角色……”玉小龙的声音带着些许若有所思。

    “现在向氏集团受到虎门集团的打压,向冬晴这种性格宁折不弯,不会妥协,正是吞并它的好时机。”徐傲雪很有自信地笑道。

    “虎门集团?这个集团的资产貌似不比向氏集团多吧,怎么压得住向氏集团?”玉小龙疑惑道。

    徐傲雪就道:“虎门集团,可是有龙门这个组织当靠山才做大起来的,你说他们能不能压向氏集团一头?”

    玉小龙平静道:“那就不足为奇了,你想火中取栗,倒是个好方法。”

    齐等闲听着,心中不由默默叹了口气,向氏集团,正是老向家的产业。

    这个老向是个富家子弟,好好的生意不做,却跑去捣腾军火,而且胆子还天一样大。

    老向多半也是飘了,生意做大了之后,竟然私吞了某个大军阀一批价值上亿的军火……当军阀的嘛,当然不会忍气吞声,没过多久就派人把老向一家上下给灭了,只留下老向和她妹妹向冬晴两人。

    向氏集团这么大的产业,出了这么大的事之后,七大姑八大姨都跑来争夺财产了。

    向冬晴一个人抱着父母的骨灰盒出现在董事会上,驱逐了这些亲戚,揽下了大权。

    老向也因为事发而入狱,至今都未曾得到向冬晴的原谅。

    这次齐等闲从监狱里出来,因为各种打击而身患重病的老向就奄奄一息地开口求齐等闲帮忙,让他有机会的话,照看一下向冬晴。

    “你在想什么呢?”李云婉看到齐等闲出神,不由用筷子轻轻一碰他的手腕。

    “没什么。”齐等闲回过神来,发现李云婉跟自己坐得很近,两人的大腿都快挨到一处了。

    不过,齐等闲也没太在意,思绪飘了起来,想起了老向,脑海里构想出向冬晴应有的模样。

    老向在监狱里是个老实人,跟齐等闲的关系也不错,甚至会经常帮他处理监狱的一些公务,所以,齐等闲答应了帮他这个忙。

    “看来,得去接触一下向冬晴了……”齐等闲喃喃道。

    “向冬晴!你认识向冬晴?!”李云婉看了齐等闲一眼,有些诧异地问道。

    齐等闲点了点头,道:“怎么?认识她很奇怪?”

    李云婉面色古怪,然后缓缓道:“她可是个狠人啊,我跟她谈不上朋友,但还勉强算认识……”

    “狠人?”齐等闲笑了笑,问道。

    “向冬晴家里出过一场事故,父母横死,然后家里的各个亲戚都趁着机会来夺权。结果,向冬晴抱着父母的骨灰盒就在董事会上现身了,说出了一句在所有人听来都冷血到骨子里的话来……至今,这话在中海商界都还广为流传。”李云婉说道。

    齐等闲听着,示意她继续说。

    李云婉就道:“亲戚们指责她父母尸骨未寒就想着来争权夺利,太不孝顺。然后,向冬晴就回了一句……”

    “我爹妈是火化的,尸骨不会冷!”

    齐等闲听到这里,都不由狠狠挑了一下眉头。

    这短短一句话里,透出的冷血,让他都不由有一种震撼无比的感觉!

    “你要接触向冬晴?该不会是准备当渣男吧?不过,她可不好相处,她这样的性格,连朋友都没有。”李云婉说道。

    “渣男?我跟秋梦之间现在什么都没有,只有名分。”齐等闲皱了皱眉,然后无奈叹气。

    李云婉看他愁眉苦脸的模样,不由问道:“你准备在一棵树上吊死?”

    齐等闲道:“我昨天已经说过了,一切都看缘分,缘尽时,自然会离开。”

    “那看来你就是渣男了!”李云婉不由笑了起来,龇牙咧嘴,一口小白牙整整齐齐的。

    齐等闲面色淡定。

    李云婉的大腿忽然挨到了齐等闲的腿上,温热的触感传递过来,只见她笑靥如花,面上带起丝丝红润来。

    “那你能不能先渣我一下?”说出这话的李云婉,语气颇为暧昧。

    齐等闲一愣,然后就被玉小龙的声音所吸引了注意力,就听她道:“如果有什么棘手的地方,可以向我开口。”

    齐等闲冷笑,看来玉小龙准备插手对付向氏集团的事情了,那也正好,就在这一场交锋当中,狠狠挫一挫她的锐气!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