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吊车尾的F班[无限] > 10、第十章

10、第十章

目录

    任务结束。

    尧七七本来还想让符尘撬开四楼的锁,可四楼的锁太过复杂,单靠一根铁丝不能撬开,只好作罢。

    晚上。

    所有人都聚在207,这次谁也没提分房睡的事情。

    苏甜清清嗓子,将自己的发现说出来:“不仅账目有问题,这个病院还有舆论问题。”

    “报纸上说,从1950年开始,精神病院就经常上报病人死亡,但是没有人见过尸体。”

    “还有人在病院外看到一闪而过的黑影,听到夜半嚎叫声。”

    “但是警察来过几次,都没有发现,所以报纸评论说是诅咒。”

    她吞了口唾沫,心有余悸:

    “据说最早报道精神病院问题的记者就被诅咒了,到现在生死未卜!”

    尧七七抬手叫停:

    “等一下,那个记者叫什么名字?”

    “嘶,有点忘了,好像叫史什么芬……”

    “史蒂芬·胡克?”

    “对对对,就是史蒂芬·胡克,你怎么知道的?”

    尧七七从兜里掏出名片:

    “史蒂芬·胡克现在就住在307。”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史蒂芬也是以义工的身份混进来的。”

    “当时,他就住在我们现在的这个房间。”

    尧七七指了指墙上密密麻麻的“不要看上面”。

    几人惶惶,史蒂芬失踪是在50年,现在可是52年啊!

    在一个有怪物、有精神病、医生也不怎么正常的精神病院里待两年!

    搁谁都得疯啊!

    一想到他们今天差点落在杰克手里,几人就一阵后怕。

    “也就是说,病院不仅知道怪物的存在,甚至还利用怪物当食材。”

    王阳细琢磨了一下,觉得有点儿恶心:

    “那这些怪物都是怎么来的?”

    没有人回答。

    这些怪物长相怪异,行为举止捉摸不定,实在是超出了四人的认知范围。

    突然,苏甜站直了身子,看向墙壁:

    “你们听,隔壁是不是有人在敲墙?”

    她话音刚落,墙就砰砰响起来。

    “209……不是杰克的房间吗?”

    尧七七皱眉。

    杰克知道怪物听力敏感,怎么可能会在晚上发出这么大的动静?

    “用这个看看。”

    符尘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圆镜,递给王阳。

    “哪来的?”

    王阳皱着眉头接过,这里他最高,只能由他来看。

    “我带进来的,没想到还在。”

    “我靠,还照镜子,娘炮!”

    王阳一边打开窗子,一边轻蔑道。

    镜子伸出窗外,勉强能看到隔壁房间的情况。

    只见小圆镜中,杰克正跪在墙根,一下一下地用头撞击着墙!

    王阳等圆了眼:

    “快!快过来!看看!”

    几人迅速围上去。

    杰克已经不知道撞了多久了,他的力气一次比一次大,很快就头破血流。

    血顺着他的额头往下流,流到眼睛、鼻子、嘴里,最后混合着其他液体往下滴。

    他好像很痛苦,□□和口水一起从嘴角漏出。

    嘴唇颜色乌紫,喉咙里好像卡住什么东西了一样咕噜噜作响。

    他额头抵在墙上,用指甲用力抠挖自己的脸、脖子,抓的到处都是血痕!

    头顶的头发被他使劲拔下来,有的地方露出青色的头皮,有的地方则直接见了血!

    “他,他这是怎么了?”

    王阳还从来没见过人这样自残,一时间声音都打了弯儿。

    “对了!”苏甜突然想到,“刚才罗斯送药的时候,把白色药片都留下了。”

    “还有肉饼,他没吃自己的肉饼,把它带进办公室去了!”

    尧七七看了一眼镜子里疯狂自残的杰克,声音有些凉:“罗斯对肉饼没有反应,他也没吃过肉饼。”

    “他把肉饼给杰克了。”

    里面还掺着白色药片。

    王阳也明白了过来:“对,我们来之前都是罗斯在送药!”

    “那白色药片到底是什么东西?”

    杰克房中又爆发出一声嘶吼。

    他身体已经开始抽搐,整个人癫狂的扭曲着。

    突然,他开始呕吐,疯狂呕吐,黑色宛如汽油的液体从他口鼻中喷涌而出,溅在墙上、窗上、房顶上。

    那些液体散发着刺鼻的恶臭,这股臭味他们在怪物和肉饼上都闻到过!

    “你们快看,他吐的是什么?!”

    苏甜惊叫一声,众人连忙看去。

    只见杰克嘴里涌出一块一块的肉,沾着油腻的黑色液体,挂在嘴边甩来甩去。

    肉卡在喉咙里,他呼吸不畅,于是大力咳嗽一声,肉沫儿就喷射得更多、更远。

    他沾满污秽的双手伸到喉咙里深挖着,激起一次又一次的呕吐,不知疲倦,好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一样。

    他脸憋成了青紫色,额头青筋暴起,手也越来越快,越来越暴力,脸上嘴上全都被他的指甲抓破。

    终于,他停下了双手,脊背耸动。

    呕。

    呕。

    噗!

    他拼命呕着,终于将带着长条的一块肉呕出来。

    “那是……”

    尧七七一阵晕眩,强忍着恶心说出来,

    “那是他的肠子。”

    王阳立刻干哕了一下,脸憋得通红,苏甜则直接靠在墙边吐酸水去了。

    符尘靠在墙上,脸色煞白,喉头滚了滚才没有呕出来。

    那边的杰克也在吐。

    他的五脏六腑似乎都被溶解了,然后以这样的方式排出体外。

    等最后吐得没有什么可吐的时候,他站起身子,浑身沾满了黑色粘稠的液体。

    “跟307那个怪物一样!”

    王阳眼睛发酸,心跳加速,307的怪物表皮也有这些粘稠液体!

    那些怪物竟然都是这么来的?!

    杰克不再痛苦,他身体僵硬着活动,抬头看向天花板,然后左右拧了拧脖子。

    咯咯咯,咯咯咯。

    骨头发出声响。

    他的脖子好像竹子一样节节拔高,逐渐伸长,直到头顶能碰到天花板。

    由于骨骼的生长,他的皮肉逐渐跟不上变化。

    他脖颈上的皮肤被迫延展,直到紧绷,随后被生生撕裂。

    断裂皮肤下的肌肉和筋脉肿胀着,鼓起一个又一个的水泡。

    啵。

    水泡随着他的动作接连爆开,浓郁的黑色液体飞溅出来,再浸润全身。

    突然!

    他猛地将头转了过来!

    那双灰白的眼睛直勾勾盯向窗外的小圆镜。

    王阳浑身一抖,连忙把手收回来,死死关上窗户,吓得肝儿颤。

    几人屏住呼吸,谁也不敢轻举妄动,都全神贯注听着隔壁的动静。

    可千万别过来啊!

    半晌无声,王阳终于忍不住了,用气声问:

    “咋没动静啊?是不是死了?”

    他说完,又是一阵安静。

    所有人屏气凝神听着隔壁的动静,生怕杰克听到声音过来。

    “要、要不再看看?”苏甜大着胆子问。

    这么干耗下去不是办法啊!

    “谁爱看谁看!我可不看!”王阳一想到刚才的画面,就止不住地犯恶心。

    实话实说,张家豪死都没让他这么恶心!

    “我去看吧。”符尘从王阳手中拿过小圆镜。

    他比王阳矮了半头,得把身体探出去一点才能有王阳的视野。

    房间空无一人,只剩满墙的黑色液体和污物能证明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错觉。

    “人呢?怎么不见了?”苏甜皱着眉头,“可是门的插销插着,窗户也是完整的呀。”

    符尘心头一动,想起墙上写的“不要看上面”,手腕挪了挪,倾斜小圆镜。

    天花板的一角,杰克的四肢弯曲成诡异的弧度,将他刚刚好卡在角落里。

    他的长脖子像蛇一样盘了起来,藏在自己的身体中。

    几人只能从他的胳肢窝里看到一只眼睛,一只永远也不会闭上的眼睛。

    一夜没睡,眼瞧着天光亮起,四个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看来杰克没有攻击人的意愿,可喜可贺。

    王阳的肚子叫了好大一声:“我靠,两天没吃饭了,你们都不饿?我快饿死了。”

    当然饿,之前都是靠肾上腺素撑着,现在熬了一整晚,早就撑不住了。

    可是吃什么?吃那些怪物的肉?绝对不可能!

    尧七七小声道:“我今天找机会去院长办公室,不能再拖了。”

    再拖下去,别说对付怪物和病人,就是饿都要饿死了。

    “我跟你去!”王阳立刻说。

    见众人都看自己,王阳有点不好意思:“怎么了?反正你也不放心我和他们在一起。”

    “嗯,那就这样,我和王阳想办法去四楼,你们两个做日常任务。”

    四人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竭力压低自己的声音,慢慢走出走廊。

    王阳走在队伍最末,路过209时,他微微愣神。

    “快走!发什么呆呢!”尧七七轻声叫他。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