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吊车尾的F班[无限] > 14、第十四章

14、第十四章

目录

    门后赫然是一个全新的天地。

    纯白的墙面、明亮的电灯,还有数不胜数的医疗器械。

    那些医疗器械在尧七七他们看起来可能老旧,但在这个时代,已经是最顶尖的设备了。

    “里奇医生?!”苏甜惊呼。

    里奇医生坐在椅子上,上身缠绕着输液管,数十根针管埋在他的皮下,全身的血管都微微鼓胀着。

    他眼睛向上翻着,已经没有知觉了。

    “你们还是找到这儿了。”普思顿从一扇白门中走出,伸手扯了一下里奇身上的管子,笑了,

    “这是最后一版药剂,只要成功,派计划将会成为颠覆时代的伟业!”

    苏甜躲在尧七七身后,冲普思顿呲牙:“你把好好儿的人改造成怪物,还说什么伟业!”

    “好好儿的人?!”

    普思顿声调上扬,刚刚还和煦的脸上充满了愤怒,

    “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是精神病!是杀人狂!是十恶不赦的罪人!”

    “你们知道什么?”

    “老家伙为了一群精神病,弃我们母子于不顾,我的母亲在冷落中黯然死去!”

    “我本发誓坚决不继承精神病院,可他一意孤行!”

    “我的妻子为了缓和我们的关系,去精神病院找他,却被精神病人袭击!”

    “而那个精神病,他杀了我的妻子,杀了我的孩子,却安然自得地在精神病院里,享受我父亲的治疗?!”

    “精神病害死了我的一家!我的全部!”

    他神经质地来回踱步,说起这些往事的时候,脸上全是痛苦和悲愤。

    “派计划到底是什么?”

    罗斯看向唯一的一扇白门,那里面应该就是符尘说的初代,“派,究竟是什么意思?”

    尧七七挥手:“不好意思打断一下,院长,其实我们是来借公……”

    “派!无限不循环小数!多么美!”

    普思顿停住脚步,看向罗斯,一双老眼充满了疯狂的愉悦:

    “没有尽头,充满奇趣,最接近无穷生命的奥秘!”

    尧七七:“章……”

    “我窥探到了生命的真谛,如果人生能像派一样,无穷无尽……”

    “那是不是也能……起死回生?”

    他大笑着,伸手按下了一个红色按钮。

    几人面前的白墙咔一声巨响,从中间分开,往两边滑去。

    比前面那些怪物刺鼻千百倍的气味扑面而来,灼得几人眼泪直流。

    泪眼朦胧中,随着门缓缓打开,一团黑色的巨物展现在面前。

    尧七七几人看清眼前的景象时,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这也……

    太大了!

    眼前的巨物足足有三米高,体型庞大,几乎占满了墙后整个屋子。

    它的脸上有至少七只眼睛,每一只都长在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甚至于它耷拉在嘴边的舌头上,也有一只眼睛!

    它的身上有十几条肢体,都奇长无比,有的软如触手,有的硬如尖刺,全都胡乱堆放在身体周围。

    房间内的灯光很亮,怪物暂时睡着了。

    但就算是这样,几人也从心底里生出畏惧来。

    本能告诉他们,他们绝对不会想和这样的怪物交手!

    苏甜头皮发麻,咬着舌尖才没晕过去:

    “七七……这个怪物它……嘴边……”

    “是不是莉莉安的头?”

    几人被这句话惊得浑身一震,仔细看去。

    怪物的牙齿上挂着一撮头发,头发吊着一个圆滚滚的脑袋,瞪大着眼睛,仿佛不敢相信。

    “她总是挑食。”普思顿看着沉睡的怪物,眼里无限柔情,“没办法,我们要体谅孕妇,不是吗?”

    孕妇?

    这个怪物是……

    伊丽莎白?!

    “你把你的老婆做成怪物?!”罗斯不敢相信,“我以为你最爱你的老婆!”

    “我爱她!我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爱她!”

    普思顿瞪圆了眼睛,唾沫星子四溅,

    “所以我要带她回来!我要带她回到这个世界!回到我们相爱的世界!”

    正是这时,连接着里奇身体的器械发出了滴的一声提示。

    普思顿立刻扑上去,将一个试管从器械里取出,露出癫狂的笑来。

    “太好了!成功了!我成功了!”

    他大叫着退到白门旁边,

    “只要注射这最后一版本的药,她就再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这!才是真正的派!”

    “疯子,真是个疯子……”

    王阳喃喃。

    派计划从始至终都不是把人改造成怪物的计划。

    而是追求起死回生!

    无论代价几何!

    “快拦住他!别让他注射!”尧七七话罢,立刻和罗斯上前去。

    然而普思顿早有防备。

    他按下身边的一个按钮,白门前的铁栅栏门迅速关闭,将罗斯和尧七七阻挡在外。

    “公章在哪!”

    尧七七隔着栅栏门揪住普思顿的领子。

    普思顿轻笑着,丝毫不畏惧尧七七。

    他从西装兜里掏出一个遥控器,轻轻按下按钮:“送你们一些小礼物,不用客气。”

    按钮按下的瞬间,所有灯光都熄灭了,外面走廊里关怪物的铁栅栏也不再通电。

    微弱的应急灯光亮起,他们勉强能看清周围的环境。

    但这个环境……

    太像夜晚了!

    怪物接二连三的苏醒,他们嘶吼着,哀嚎着,一下一下撞击着铁栅栏。

    他们不知疼痛,没有疲倦,只知道拼尽全力逃脱牢笼!如果再这样下去,铁栅栏根本关不住他们!

    吼!

    伊丽莎白也醒了,她睁开自己脸上遍布的眼睛,歪了歪脖子,长舌头一卷,将莉莉安的头卷入口中。

    咔嚓,咔嚓。

    莉莉安的头骨发出清脆的响动,一颗浑浊的眼珠子爆在伊丽莎白的唇齿间,溅出一滩浓稠的液体。

    噗!

    它大嘴张开,露出一排排尖牙,将嚼碎了一半的莉莉安的头吐出来。

    一半碎成肉骨渣滓,一半还能依稀看出惊骇表情的头咕噜噜从它身上滚落,停在王阳脚边。

    普思顿说得对,它真的很挑食。

    “啊!”王阳忍不住叫出声来,猛地后退了好几步,伤口扯得生疼。

    伊丽莎白的眼睛瞬间聚焦在王阳身上,缓缓划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尧七七等人呼吸一滞,想要躲开视线,却已经来不及了。

    嗖!

    一条柔软的肢体瞬间袭来,直奔符尘!

    说时迟那时快,尧七七一个飞扑,将符尘压在身下,滚到一边。

    那肢体甩在医疗器械上,将里奇活活劈成了两半,内脏飞了漫天!

    “快跑!”

    王阳大喊一声,拖着瘸腿往走廊冲去。

    苏甜和罗斯紧跟其后,尧七七和符尘将电子门关闭锁死,也跟了上来。

    砰!

    几乎是同时,一条坚硬的肢体穿透了电子门。

    肢体感受到桎梏便开始挣扎,狂乱中,电子门被卸了下来,装在肢体上,成了武器。

    “趴下!”

    罗斯看到挥舞过来的电子门,心里一紧,连忙叫道。

    “啊!”

    苏甜卧倒得不及时,整个人都被电子门掀飞了出去!

    她被重重摔在了一个牢房门口,里面的怪物伸出长臂,将她死死抓住。

    怪物的爪子上有着尖锐的指甲,那些指甲死死扣住苏甜的皮肉,狠狠扎进去,叫她每挣扎一下都是窒息的疼痛!

    怪物的脸已经腐烂,一只眼只有黑洞洞的眼眶,另一只眼的眼球也已经萎缩,在腐坏的眼眶中颤抖。

    它的牙齿尖长,黑色的粘液从牙缝中流出,滴在苏甜的头发上。浓重的鼻息和口气呼哧呼哧吐着,散发出垂涎的渴望。

    要不是还有铁栏杆阻拦,它现在已经一口咬下苏甜的头了!

    “救、救命!”

    苏甜疼得几乎昏厥,但她知道,如果这时候晕过去了,那就没有醒来的可能了!

    “苏甜!”

    尧七七奋力拽着怪物的肢体,然而怪物的指甲全都深深嵌进了苏甜的皮肉,除非它自愿松手,否则谁也不能把苏甜带走!

    “快走吧!别管她了!她死定了!”

    王阳一边躲避两边怪物的攻击,一边大叫。

    “七七……七七……”

    苏甜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头晕目眩,身体的疼痛和对死亡的恐惧让她清醒过来,挣扎着喊尧七七。

    她不想死!她不想死!

    伊丽莎白的肢体还在蠢蠢欲动,周围的怪物越来越狂躁,有几间牢房的铁栏杆都已经隐隐松动,发出阵阵响声。

    尧七七咬紧了牙。

    弱点!怪物的弱点是什么?

    白天强制休眠,但是阴天会在室内活动。

    他们怕的不是白天,而是光。

    不对,如果光就可以限制他们的行动,那普思顿为什么要装电网?

    他们没有知觉,不怕疼,难道还怕电么?

    为什么地下室唯一的出入口要设计在厨房?只是怕别人找到吗?

    不对,不对,不对!

    有什么东西被她忽略了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