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吊车尾的F班[无限] > 15、第十五章

15、第十五章

目录

    符尘立刻行动起来。

    他站在快要被怪物冲破的牢笼旁哼唱曲调,将伊丽莎白的肢体吸引过来,再迅速闪身。

    粗壮的肢体裹着厚厚的粘液,重重拍击在牢笼上!

    黑色的粘液溅起,牢笼的铁栅栏被击弯,尖锐犹如长刀的肢体闯了进去,贯穿了躁动的怪物。

    飒!

    肢体向上抽走,怪物的身体从中间被劈成两半,头颅里萎缩的脑化成了浓稠的黄白色汤汁,从它的眼眶和口鼻中流下来。

    “可行!”尧七七眼睛一亮,“能不能让它把苏甜这儿的牢笼砸开?”

    苏甜现在已经意识模糊,整个人不受控制地瘫软下去,可是深深扎进她身体里的肢体却越来越紧,不让她滑下去。

    尧七七只能将她托起来,不然那些坚硬的肢体就会越扎越深,最终将她拆成几块!

    “不行,力量太大了。”符尘粗略计算了一下伊丽莎白的速度的力量,摇头。

    如果让伊丽莎白来攻击怪物,那苏甜也会丧生!

    没办法,只能等王阳和罗斯取火来了。

    突然,伊丽莎白的所有肢体迅速收回,粗大坚硬的肢体轰隆隆作响,整个地下室都发出震颤。

    “我的爱人,我的,伊丽莎白!”普思顿尖叫着大笑,向自己的爱人致意。

    他欢心雀跃着扑向注射了药剂的伊丽莎白,相信她已经恢复理智,重新想起了与他在一起的种种往事。

    而这一次,他们会永远生活在一起,永无分离之日!

    伊丽莎白脸上的眼睛逐个睁开。

    她浑身疼痛,战栗,死前的疼痛和绝望一遍又一遍摧残着她的神经,让她尖叫起来。

    她遍布在肢体上的几十张嘴同时大叫起来,尖锐的嘶吼让牢笼里的怪物更加躁动,哀嚎声此起彼伏。

    “亲爱的,我亲爱的,你看看我,来吻吻你的爱人……”

    普思顿满脸泪水,手脚并用地往伊丽莎白身上爬去,越过她数不尽的肢体,去追寻那张记忆中的脸。

    他费力地爬到高处,捧住伊丽莎白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对准那张满是头骨渣滓的嘴,吻了下去。

    伊丽莎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肢体都收在身边,脸上的眼睛温柔地闭着,仿佛回到了过去。

    普思顿眼里闪烁着热情的光,滚烫的泪水一颗颗滚落,挂在他幸福微笑着的嘴角旁。

    伊丽莎白慢慢睁眼,她看着她的爱人,看着他已经老去的容貌,看着他癫狂的笑容,和他那双亮晶晶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映出她的样子。

    那是一张遍布着眼睛的脸,血盆大口几乎能将整个头分成两半,牙齿比鲨鱼还要尖锐,牙缝里卡着肉末和骨渣。

    她的舌头像一条长蛇,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剩的肉皮,皮上还有一个青色的纹身,图案幼稚,也许是上一批来义工的学生。

    啊……

    她张开嘴,身上的几十张嘴也一同张开。

    啊——

    她无声地尖叫,数十只眼睛在眼眶里振颤着,死死盯着爱人眼中的自己。

    “啊——!”

    “啊——!”

    “啊——!”

    尖叫声挤出喉咙,一发不可收拾,她每一张嘴都大叫着,而每张开一张嘴,她的绝望就更多一分。

    她到底有几只眼睛?

    她到底有几张嘴?

    她到底是什么东西?!

    “亲……”普思顿的声音哽在喉咙,他迟疑着低下头,嘴角漫出一丝血迹。

    他的腹部被一条柔软的肢体贯穿,肢体穿过的他的腹腔,分裂成好几条,胡乱扭动着。

    他甚至能感觉到那些柔软的、有韧性的、带着滑叽叽的粘液的肢体在自己身体里涌动。

    “亲……”

    一口鲜血喷出,普思顿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勉强伸手,想要抚摸爱人的脸颊。

    砰!

    贯穿普思顿的肢体彻底分裂开来,将他的身体从中间撕扯开来!

    肉块和骨头散落在伊丽莎白的身上,带着一半脖子的脑袋飞起,被一条尖锐的肢体从脖颈处插入。

    伊丽莎白的肢体将普思顿的头颅递来,送到眼前,和那双已经失去光亮的眼睛对视。

    这次,她没有在那双恼人的眸子里,看到狰狞的自己。

    咔嚓,咔嚓。

    普思顿的头颅被她送进口中,一口下去,浆液和骨渣融合着肉糜,被她吞入腹中。

    至此,他们确实永不分离了。

    伊丽莎白的尖叫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她的肢体比刚才更加狂躁不安,扭动着抽搐着往外涌来。

    尖叫声和怪物嚎叫声混杂着,符尘的哼唱被压得再听不见,想要故技重施是不可能了!

    “苏甜!”

    尧七七摇晃着苏甜的肩膀,可苏甜已经彻底没了回答的力气。

    禁锢着她的怪物也逐渐焦躁起来,深入她皮肉的指甲越来越用力,直到将指节都插入肉里,黑乎乎的粘液混合着血液涌出。

    幸亏怪物的体型并不算大,不然要不了多久,苏甜就会被它活活撕碎!

    “小心!”

    伊丽莎白的一条带着倒刺的肢体横冲直撞过来,接连将几扇牢笼的门撞飞,符尘连忙提醒尧七七注意。

    肢体上的倒刺锐利异常,挂着几只怪物的残尸飞扑而来,干柴的怪物肉和汁液胡乱飞舞着,溅了符尘一身。

    那条肢体速度极快,眼瞧着就要扑过来,如果尧七七自己躲开,那么苏甜一定会被重击!

    这个时候被重击,无异于丧命!

    尧七七呼吸急促起来,眼前不断冒着小星星,脑子也迟钝得好像在做慢动作!

    她眼睁睁看着那条肢体逼近,看着肢体上面的倒刺里藏着的五官,其中沾满血肉的嘴巴大张着,正吞噬倒刺上的怪物残肢。

    怎么办……怎么办!

    她猛地深吸一口气,喊破了音:“妈妈!”

    符尘愣住了,那条肢体也愣住了,悬空在她的面前。

    “妈、妈妈。”她吞了口唾沫,挤着嗓子,努力装出无辜的孩子音色,“我们不是要去看爷爷吗?”

    肢体上的眼睛眨了眨,眼底的迷茫逐渐被一种温暖的慈爱代替,恶臭的嘴微微蠕动,里面发出简单的音节:

    “孩子……我的孩子……”

    尧七七松了一口气,她赌对了。

    幸亏这不是她的遗言,不然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伊丽莎白果然保留着死前的记忆,她也许会因为痛苦而杀掉爱人,却不会忘记自己拼命都想保住的孩子。

    可惜的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经死了。

    “妈妈,可以帮我救一下我的朋友吗?”尧七七试探着伸手,颤抖着指尖,轻抚肢体,好像一个孩子在和母亲撒娇,“求您了。”

    伊丽莎白的肢体战栗起来,好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她亲昵地蹭了一下尧七七的脸颊,随后钻入牢笼,将怪物缠绕了起来。

    倒刺扣进怪物的皮肉里,越来越深,越来越紧,怪物疼得尖叫,伸手抓挠着肢体,再无暇去管苏甜。

    尧七七和符尘连忙将苏甜接住,她身体发凉,身上的伤口止不住血,衣服也被染成了红色。

    所幸她还有一点微弱的气息,两人稍放下心来,背起苏甜,连忙往外跑去。

    走廊两边的怪物闻到血腥味更加狂躁,已经有几只力气较大的突破了牢笼的束缚,瞪着血红的眼睛朝尧七七他们扑来。

    伊丽莎白的肢体将那个怪物绞成肉泥,随后蔓延开来,像一位保护孩子的母亲一样,与那些怪物缠斗起来。

    然而怪物数量极多,伊丽莎白的多条肢体被他们生生啃断!

    她凄惨地叫着,哀嚎着,把肢体源源不断地送出来,一个接一个,想要保护她的孩子。

    怪物们前赴后继,几十道铁门同时松动,那些黑黢黢的肢体在走廊两侧抓挠着,叫嚣着,拼命拦截尧七七三人。

    “啊!”

    符尘的脚踝被一个怪物紧紧抓住,那怪物的爪子如鹰爪一样,挣脱不得。

    尧七七背着苏甜,抬脚狠狠踩在怪物手腕处,那肢体酥脆,一下子断裂了。

    还不等人反应,只见那酥脆的肢体一阵打颤,发出卡拉拉的声音。

    随后,断肢的截面又重新长出骨头,长出肉,比芝麻还大的毛孔里,溢出黑色的粘液,将它包裹住。

    它居然可以再生?!

    尧七七心里一凉,僵硬着回头,只见刚才那些被伊丽莎白撕碎的怪物们,又迅速重生,再一次长出各种各样的肢体。

    不,不仅如此。

    地上被踩断的爪子也动了起来,从截面蔓延出骨骼,皮肉上长出牙齿、舌头和嘴唇。

    所有被截断的肢体,都能长成新的怪物!

    “快跑!”尧七七声嘶力竭,再这样下去,这里的怪物只会成倍增加!

    到时候,他们就彻底出不去了!

    两人竭力向外跑去,初来觉得宽敞的走廊在这一刻格外拥挤,稍有不慎就会被周围伸出的肢体抓住绊倒。

    符尘默数着门上的编码,还差三个,还差两个!

    最后一扇门了!

    快要出去了!

    咯啦啦啦——

    最后一扇铁栅栏门缓缓关闭,他们眼睁睁看着生路被阻拦在门后,而身后则是数不胜数的怪物。

    两人拼命摇晃铁门,想要把它拉开。

    “别白费力气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唯一的制动闸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